资源站

蠢站主的【私人】设计绘画类的存档收藏站。可能夹杂其他站主觉得需要的小资源。

*因为太烦所以关掉了转载和喜欢抱歉。如果喜欢可以存到摘抄笔记类软件上,比如有道云笔记、Evernote等等。

© 资源站
Powered by LOFTER

发现喜欢的大大抄袭要正面肛吗?

穷困潦倒的漫画家:



有朋友问我如果发现了喜欢的大大抄袭,应该怎么看待?

这个问题好尖锐,好“探讨人性”的赶脚……喜欢自然就亲,如果喜欢的人抄袭,要大义灭亲吗?要粉转黑吗?

先从个人来说,我个人对这事情还是比较看得开的……如果原本是朋友或者喜欢的作者,有过抄袭行为,我都不会刻意提这件事,不过心里确实会有了芥蒂。

就好比你有个朋友偷了东西,证据确凿,你无法去为他辩驳什么,但是作为朋友,能做的也就是不要提了。然后,他因此,与他人之间得到什么结果,我也不会过问或者干涉,不帮也不落井下石。

但是有一类画手,我是会毫不犹豫的插,狂插,说的,就是我这种人(咦)。


一、有教学指导行为的画手,抄袭不能忍

如果是普通画手,有抄袭的话要如何看待其实很明确了,就是曝光和谴责并尽可能地让他道歉或者负上法律责任。

但如果是有兼顾教学、指导行为的画手,这件事不能忍。

简单来说,你要当贼,你就是贼,你若是亦师亦贼,那么你就是邪教。画手抄袭侮辱的是自己,老师当贼侮辱的是老师这个身份,太恶心。

所以,如果你喜欢的大大只是普通的画手,犯了抄袭,那么你以后还粉不粉他是你自己的选择,你完全可以看看他面对抄袭被抓包的反应是否诚恳。

而如果你喜欢的大大有以下行为——开班、收徒、出教程(书)、指导他人画技、指导他人漫画、公开发表一些绘画/漫画的个人心得,那么你再联系他抄袭的事实,你会发现他在你心中的嘴脸已经扭曲了,变得那样虚伪了。

抄袭者还整天口口声声说反抄袭就更虚伪了。

你问警察也会有同感——偷窃能忍,但是虚伪不能忍,偷窃你就坐牢,但是偷窃了证据确凿还死口不认的,真的连其他的小偷也看不起他了。

笔者就是有教学行为的画手,所以如果我抄袭,大家随便肛。你看我一点也不虚伪,我简直不要脸……

那么,难道普通画手抄袭,就不虚伪?


二、虚伪是被动的需验证

有的人三观并不是很正,犯了事儿被逮到,还是会撒谎希望蒙骗过去的。

如果抄袭者原本是你/我的朋友,情况上面已经说了,没眼看。

但是如果你还想挑战一下友情的极限,你可以试试直接问他,戳他痛处——抄袭这事儿到底是怎么回事?

前提是你心中知道他抄袭是肯定的,你是故意问他的。

如果他作为朋友,对你辩解说——被逮到了呀,一时糊涂呀,但是为了名声我还得死撑一下面子(对外界撒谎)。

那么这事儿我就不搀和了,他对我说真话,也算是尽了朋友的诚意。

但是如果作为朋友,他也用对外界的谎言跟我狡辩的话,那么就没朋友做了。你不把我当朋友,我当然和其他的人一起肛你。

所以,说到底,无法忍受的是虚伪。如果说抄袭违法,但是法律监督力度太弱需要道德和舆论来辅助,那么虚伪就是道德中的大罪而且道德也是能监督和惩罚的了——绝交、肛他。

无论是画手朋友、老师朋友、还是非朋友,说白了将来要如何对待他,取决于他对你是否虚伪。有些事你不问不知道,你不问他也不会提,虚伪是被动的,需要主动验证。


三、反抄袭总是会给自己贴金?

上面聊到,那些口口声声反抄袭的大大,如果抄袭的话,太恶心了。

但是反抄袭大家还是很乐意去说、去声援、去标榜,好像这样能够给自己贴金似的。当然也是给自己挖坑了。

所以如果遇到公开声称自己反抄袭的大大,读者们请明确,这本身就是他应该做的事,而且反抄袭不是为了读者好啊,反抄袭的最终受益者就是画手自己。

所以发表反抄袭言论,与发表“大家不要偷我的钱哦!”是一样的道理,没什么正能量和正义感的,包括本文,这是基本的三观。

但是,既然你挑起反抄袭大旗了,你一旦抄袭,我们就让你死!——之所以说这个,其实是想带出另一个问题:

你有没有留意过某些大大,似乎隐约听说过他有抄袭的嫌疑,但是他从来不谈反抄袭这事儿?甚至有点避而不谈的样子?或者遇到身边有较大的抄袭事件,大家都转了他没转,即使转了,他也表现得很平和很宽容?

这样的大大,也是重点怀疑对象,哈哈,当然,这是阴谋论了。

这里的逻辑是这样的——正因为凡是画手,呼喊几句反抄袭,遇到抄袭行为踩两脚,是合理而且是维护行业利益的、给自己塑造正派形象贴金的事,所以不这么做甚至对抄袭避而不谈、宽容过度的画手,真的很奇怪哦。

我不是要用疑人盗斧之心去猜疑别人,凡事都要有证据,所以……

所以上面这些话是说给一些我知道他抄袭的朋友看的。

这些个朋友,就是如上所说……有回避谈论反抄袭言论的行为。我曾经在一些公开的座谈会上挑起要讨论反抄袭这事,他们果然,无一不是选择沉默,呵呵。

这里就是酸一下,虽然不知道他们是否会看到。


上面说的是漫画界的朋友……而对原画界的朋友我可谓仁至义尽……

有一次我和一个原画老师一起上一个公开课,他突然就开始讲:

“原画没有你们想象那么辛苦的,今天我就教大家一种画原画的窍门……原画什么的都是这里改改哪里改改,都是一大抄!设计盔甲和装备很难吗?其实都是把人家的拿过来拼贴一下,涂改一下就可以搞定了。你看我这张图这个盔甲是拿XXX切过来改改就行的,那张图是拿XXX切过来改改就上的,搞原画你需要有很多的【素材】就好办了……”(大意)

我一听不对劲赶紧给他兜一下:

“同学们要注意哈,这些改图啊素材什么的还是要注意版权注意不要抄袭的,虽然XX老师的道理是这么说的,不过老师可能没说的是,人家是专业的原画师,他的【素材库】和你们的毕竟不一样,你们自己搜集【素材】的时候要注意,否则到时发现别人拼贴改图是有授权的,而你胡乱抄的被抓包就完蛋了……”(大意)

我说完这些以后基本他也马上识趣就不提这种“拼贴修改技法”了,他的“素材”有没有侵权问题?我不知道也不想知道,不过一听就明白这是原画界的“灰色地带”。

作为朋友我表示只能帮你到这里了……我感觉我这段话真TM顾全大局左右逢源,心好累,然后这个老师我从此……再也……


其实说实话每每和同行稍微深交一下后现在我已经没什么同行的朋友……大家都叫我肛本O猪……


四、爱过,还爱吗?

如果喜欢的大大只是“借用”了某个动作、“借鉴”了某个分镜、“致敬”了某些经典,数量也不多,还爱吗?

抄袭这事是应该一次不忠百次不用,还是应该大事化小了?——因为是大大,所以就算不抄袭,他也不是画不出来,甚至比原作画得更好,所以有必要纠结这个吗?

那么——

如果马云那么有钱的人,看到你钱包掉了也忍不住捡走,你怎么看?

如果捡走了以后被你发现了,他把钱包扔回来给你,还加句“我也不稀罕这么点儿钱”,你怎么看?

如果只看作品,如果你只爱他的作品,那么你可以不用纠结这个。

如果你爱屋及乌地也喜欢了他这个人,那么你就可能有必要去验证一下他的为人是否虚伪——也就是要看他对自己抄袭事件的回应,是否诚恳。

如果无论怎样都爱,那么三观有问题的,其实可能是你了。


五、被抄袭,真的很痛吗?

关于抄袭数量的多少,通常有两种情况,一是被抄袭得很多难辞其咎,一是被抄袭得很少。

因为少,所以是否还要燃起仇恨就变成一个很看性价比的东西了,很多人在这一步都疑惑了。

而关于抄袭质量的好坏,通常也有两种情况,一是原作水平更高,二是抄袭者抄出来的结果更高。

对于这两件事,笔者的态度是——

无论抄袭多少、水平高低,如果被抄袭者是处于高位的,那么是否声讨这是他能做好的事,可能不太需要操心。

但是如果被抄袭者是处于低位的,那么虽然被炒得很少,而且原作也没有抄袭作优秀,但是这可能是被抄袭者仅有的财富了。

所以情况并不是说,某大大其实自己也能画,抄袭后画得也比你好,这是临幸,这是你的光荣。

而是——做贼就算了,你居然还去偷穷人的钱?居然去偷比你穷的人?

这简直是犯贱了嘛?不及格退回重偷!


六、最后的终极问题

以上问题真的是很人性,也是很纠结的,但是还有一个更终极的问题:

有一些人/商家是抄袭、山寨起家的,但是起家以后,开始有资本有能力做一些原创而且优秀的作品,被大家肯定。像这样的大大……到底应该如何看待呢?

对了还有一个前提是,这种抄袭起家的大大,通常从来不谈过去。而过去的抄袭行为什么的也没法告他了,顶多是提一提。

还有,这种大大常见大家对他的评论是:虽然他以前XXX,不过现在的东西是没问题而且很好的,所以我支持/喜欢他。

这种事情有很多,也不仅是绘画界有,所以举例子有点像做广告,就不举了。

对于这个问题,我觉得非常非常的有趣。

首先,按理论、按三观,只要抄袭者没有回应,就不应该把抄袭这事放下,理应继续抵制、“绝交”,因为没回应就没诚意,这是连虚伪都不表露出来的无可奉告,是“大智慧”呢。

但是抄袭者现在的作品、产品确实不错,也干净。

那么如果之前有过厌恶情绪,现在却又买的读者/用户,或者“我不管他之前有没有抄袭,我觉得好看/好用就是了”的人,是什么人呢?

请先思考下面这个终极问题的改版:

抄袭的人,受害者本身就是自己,今天你能抄别人,明天别人也能抄你,这好像是人类自相残杀,人吃人。

因为饥荒,有个人开始吃人了,因为吃人,所以活下去了,一直活到了救援队的到来。

那么救援队是应该杀了这个人,还是让他没事一样活下去呢?

等等,如果你心中已经有了答案,你再看看下面这一条:

如果,当初不吃人,他也是能够活下去的呢?

抄袭的人,并不是不抄袭就会死的吧?不是不画画就不能干别的了吧?

那么现在你的答案是什么呢?

如果你购买了抄袭者之后的“干净”的作品,无疑是允许吃人者继续活下去甚至活得比你还好。当然,吃人者也“心照不宣地承诺”将来肯定也不会吃人了,因为已经没必要吃人了啊。

我操,好哲学,好人性。

我隐约感觉到上面比喻不是很对,因为被抄袭的人不会“死”,被抄袭不代表以后就不能画了,所以,我再改一下——

吃小孩。抄袭的人,应该是吃小孩的人,然后不知怎么的就脱罪了,活下来了。

那么吃小孩的人生的小孩,是无辜的?是应该活下去的?

注意这里说的是抄袭者脱罪的情况,如果抄袭者认罪伏法,那么他没死的话,他的小孩当然无辜了。

但是如果他没有认罪,而且又逍遥法外呢?

我觉得情况是这样的,还是那句话——之前的过错没解决,生什么小孩?就不应该给他生小孩的资格。

如果隐瞒过错生了小孩,这自然是无辜的。但是问题在于,有抄袭行为未解决未表态的人,为啥还是可以继续出版作品?

笔者之前写过一篇文有提出过一件事,早就表明了看法——

如果有哪本杂志敢发声明说,凡有抄袭劣迹的作者我们不会录用,一旦爆出抄袭的作品马上砍掉,这会是对杂志、对业界来说极好的事。

不过这又把问题转移到了杂志社的三观上了。

有过抄袭劣迹又未表态、希望不了了之的画手,如果还出了作品,我觉得大家可以这样——大家一起来抄袭那个“干净”的后期作品,大家一起来cao抄他的小孩,直接用他的构图、分镜、剧情来百花齐放,看他爽不爽,维权不维权。

不过这样也是搞脏了大家的手,肯定也是不对也不可行的。

意思就是这样,说得比较啰嗦和复杂,见谅。

但是很有趣不是吗?总之当法律无法监督抄袭行为时,这就是一场三观混战,这是画手、杂志社、读者的三观混战,这是一场人吃人的战争。

以上是笔者的三观和人性,这是一篇很主观的玩意儿,仅供参考。

朋友归朋友,抄袭归抄袭,若为虚伪故,两者皆可抛。

好诗,好诗!

评论
热度 ( 474 )
TOP